【以下分享自患者家庭-郭姐夫婦】

我們不得不承認,生育治療之路漫漫,荊棘叢生,并非所有的治療都會一帆風順。對于很多家庭來說,想要一個孩子并不那么困難,但這卻成為了我們最大的挑戰。

 

一、歷經兩位生殖專家、七次IUI(宮腔內人工授精)、四次手術和數不清的藥片與針劑。

我們想要孩子的計劃開始于九年前。我與丈夫一見鐘情,同年于2008年結婚。我們在婚后用積蓄買了自己的小家,滿心希望能在這個新家里孕育我們的寶寶。

我與丈夫的緣分來的是那么的突然,可是與寶寶的緣分確沒有這么幸運。多年的備孕,遲遲沒有任何動靜。在我35歲那年,我們決定尋求醫療幫助。我的第一位生殖醫生建議我們嘗試IUI。我們嘗試了三次,卻未能如愿。于是,我們決定在我37歲生日來臨之前換一位生殖專家。

這期間,我不幸罹患臍疝。在治療的當下,我被第二位生殖專家診斷為子宮內膜異位癥四期。盡管我在見第一位生殖醫生之時,講述了我在經期有痙攣痛,與我的先生一直在嘗試懷孕卻無法成功等等,但顯然,第一位生殖專家對我的診斷并不準確。

之后我一共經歷了兩次手術:一次腹腔鏡手術以疏通輸卵管,一次子宮鏡手術以移除了部分子宮內膜異位。之后,我們又嘗試了四次IUI,但都無功而返。那時,我已經38歲了。

第二位生殖專家讓我們考慮一下是否愿意用IVF(試管嬰兒)技術來孕育寶寶。老實說,那個時候我們有點尷尬。我們很難相信,這個在我們親友看來如此之易如反掌的事情到了我們這里,變的那么的舉步維艱。

我的親友不斷鼓勵我們要滿懷希望,要堅持。然而這些激勵的話語卻讓我倍感失落,并覺得自己是一位無法掌控自己身體的廢人。

 

二、開始試管征途

在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期間,我的父母不幸罹患癌癥。很慶幸,他們目前仍然健在。當你看到你所愛的人在為生命而奮斗不息,你要么悲觀沉淪要么勇敢面對。因此,我們決定,不論花費多少時間和金錢,我們都要用IVF來挽救我們已經千瘡百孔的生活。

我們接受了IVF治療,移植了兩個第三天的胚胎。令人失望的是,沒有一個胚胎幸存。我的醫生建議我進行第二次嘗試,并鼓勵我們不要為此而喪失信心。

2016年年底,我進行了第二次的IVF治療, 那時我已經40歲了。對于這一周期,我自我感覺良好。我在我母親生日的前一天進行了取卵,在我父親生日的后一天進行移植。我的生殖專家與我最喜愛的護士一起為我移植了胚胎。而我的懷孕結果會在兩周后我先生的生日當天揭曉。

在第一天,有三個卵子受精。到了第三天也就是移植之日,所有受精卵均情況良好。然而不幸的是,在先生生日那天,我們接到了一個電話,告訴我們并沒有懷孕。那一整天我都以淚洗面,也不想說話,我知道自己精神上和情緒上都給打擊的潰不成軍了。我覺得我自己本身就是個失敗品,也一度以為自己不會再擁有微笑。

我的生殖專家打電話給我:“你想要成為一名母親,但事實上可以有更多的選擇。”她談到了代孕、收養以及捐卵。這幾個選項都遠超我們的想象。

 

三、選擇泰國試管

我最終還是聽從了生殖專家的建議,來到孕達國際生殖中心,進行第三次IVF治療(但我此次選擇了“泰國試管+捐卵+自懷”的生育方式)。考慮到我的子宮內膜異位癥,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語重心長地勸我放棄自己受孕。

我們樂觀并心存感激,我想對孕達所有員工的辛勤工作表達我最誠摯的謝意。中心的專家一致在努力幫助我調理身體直到最佳狀態。讓我恢復了希望。

由于我的子宮內膜異位癥,我在治療周期內已經遭遇了不下20次的血栓。我也正在服用一些保健品及藥物以改善我的健康狀況和子宮內膜異位癥。我也戒掉了咖啡因、酒精、糖、非有機奶、蘇打、低脂飲食、加工食品、轉脂肪食品、轉基因食品等。每五天鍛煉20分鐘。我想要用一個健康的體魄來迎接一個健康的Baby。

盡管生殖之路充滿荊棘,我們仍然樂觀向上。在捐卵者的幫助下,我們進行第三次IVF,最終成功受孕。現在我的寶寶已經六個月,翻開孕育的另一個篇章。我們想讓每一位跟我們有同樣遭遇的家庭知道:你并不會獨自前行。

 

最后案例總結與提示:

郭姐的子宮內膜異位癥成為了他們自然受孕和IUI受阻的主要影響因素。

1、這是一對來到孕達尋求幫助的夫婦的自述。由于前期的保守治療和誤診,她錯過了較好的生育年齡,這是IVF成功率的最關鍵因素;

2、由于缺乏對IVF知識的了解,沒有去對比第三天胚胎和第五天胚胎存在的重大差異,很可惜之前的IVF治療都失敗了。

當郭姐進行首次IVF治療之時,她已經39歲了。她面臨著兩個大齡女性自然受孕的難題:卵巢功能的衰退和胚胎染色體的高錯誤率。除此之外,由于子宮內膜異位癥引起的卵子數量低下讓他們的自然受孕變得更加困難重重。對于這個年齡梯度的女性而言,只有不到1/3的胚胎是染色體正常的。

另外,他們之前移植的是第三天的胚胎,這也更意味著較低的成功率。在孕達,我們只移植第五、六天的囊胚,并會對胚胎進行全面染色體篩查,這些都是造就高成功率的重要因素。